周黑鸭遭做空鸭脖界“三巨头”谁能笑到最后?

:业绩下滑,又遭遇机构做空,被称为“鸭脖界扛把子”的周黑鸭,上市刚满两年就迎来严峻考验。

近日,做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指出,周黑鸭(在发卖数据方面具有造假行为,并阐发得出周黑鸭2018年净利润将比其预测数据还要低52.2%,仅有2.55亿元。

基于其财政数据,Emerson Analytics还评估称周黑鸭每股应为2.4港元,而周黑鸭停牌前的收盘价为3.69港元/股。

屋漏偏逢连夜雨,3月5日,花旗银行将周黑鸭2018年至2020年盈利预测下调约18%,以反映客岁业绩差过预期的要素。同时赐与周黑鸭“卖出”评级,方针价由4.3元降至3.5元。

此前,周黑鸭发布盈利预警通知布告,估计2018年度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跌约30%。按2017年同期盈利7.62亿元计较,估计2018年净利润将降至5.33亿元。

业绩下滑本来就不是好动静,还被做空机构指出数据造假,又被投行赐与沽空评级,这几乎就是“打完左脸,再打右脸”,周黑鸭一会儿成了本钱市场的核心。

被做空机构狙击后,3月5日上午,周黑鸭颁布发表短暂停牌,以待发布通知布告澄清一则被认为不实且有误导成份的演讲。

3月6日,周黑鸭发布澄清通知布告,否定并驳倒做空机构Emerson Analytics演讲中没有现实按照的指控,声称对方的目标是操控股价并从中获利。

周黑鸭股票于3月6日上午9时恢复买卖。但本钱市场似乎并不买账,截至3月6日收盘,周黑鸭股价报3.6元,全全国跌2.44%。

虽然周黑鸭死力辩驳,但其业绩下滑已是不争的现实,而且在2018年上半年就初露眉目。

周黑鸭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5.97亿元,同比下滑1.3%;实现净利润3.32亿元,同比下降17.3%。

面临业绩下滑,周黑鸭注释称,缘由包罗合作加剧、门店老化、某些区域及部门门店客流量有所流失等。

现实上,比来两年,周黑鸭勤奋寻找新的业绩增加点,并把目光对准了近年来非分特别火爆的“网红食物”小龙虾。

2017年5月,颠末近两年的酝酿之后,周黑鸭盛大推出新产物“聚一虾”,还在天猫、淘宝等线上平台同步首发。

与锣鼓喧天的前期宣传比拟,聚一虾上线后反应平平,在小龙虾消费最为火爆的8月份,上线个月的聚一虾在电商平台悄悄下架。

面临外界质疑,周黑鸭方面称,原材料紧缺以及小龙虾产物出产线仍处于扶植之中是小龙虾下架的主要缘由。

大要半年后,周黑鸭第二次开卖小龙虾。2018年1月23日,周黑鸭微商城上线冬季出格版聚一虾。次日,周黑鸭天猫和京东的旗舰店开卖。

目前,鸭脖界的合作态势是周黑鸭、煌上煌(002695.SZ)、被外界戏称为鸭脖界的“BAT”。

现在,鸭脖界三巨头全都实现成功上市。2012年9月,煌上煌登岸深交所,被称为“鸭脖第一股”;2016年11月,周黑鸭赴港上市;2017年3月,绝味鸭脖在上交所敲锣上市。

在盈利能力方面,2015年至2017年,煌上煌净利润别离为6088万元、8820万元、1.41亿元;绝味鸭脖净利润别离为3.01亿元、3.80亿元、5.02亿元;而周黑鸭则为5.53亿元、7.16亿元、7.62亿元。可见周黑鸭盈利能力曾经远超煌上煌与绝味鸭脖。

可是,2018年周黑鸭业绩预减,煌上煌与绝味鸭脖均业绩预增。据两家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煌上煌2018年净利润为1.73亿元,同比增加22.72%;绝味鸭脖2018年净利润为6.42亿元,同比增加27.87%。

风水轮番转,已经业绩领先的周黑鸭,曾经被煌上煌、绝味鸭脖两大合作敌手反超,还遭遇机构做空与投行沽空,貌似走上了“下坡路”。

可是,跟着经济成长与消费前进,卤成品市场潜力庞大。无数据显示,2020年卤成品零售市场规模无望接近850亿元。

当然,卤成品行业的合作也接近白热化。在庞大的市场蛋糕面前,周黑鸭、煌上煌、绝味鸭脖,谁能笑到最初?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ww.aliverawfoods.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